返回
顶部

澎湃新闻

2020-12-18 17:42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106℃ 

原话题:我是中央音乐学院副教授刘小龙,关于贝多芬和他的音乐人生,问我吧!

请问贝多芬的耳聋是完全听不见还是听力障碍?这种情况他是怎么搞创作的。

68

贝多芬生于1770年。在1798年前后产生了明显的耳聋症状。他是后天耳聋的,因此对于声音有记忆和听觉经验。他在20年代之后的创作基本靠观察展开。比如,乐器演奏的发声方式他比较熟悉,乐手的动作在很多时候为他做具体的声响指示。另外,他的内心听觉和想象力丰富,善于营造超越性的全新声响和结构关系。因此,他不但可以创作,而且还能够谱写石破天惊的前卫作品。贝多芬的这种能力令人吃惊,却都有具体的实践依据。当然,耳聋对他的人际交流和声响反馈带来直接障碍,是他难于克服的缺陷。

原话题:我是中央音乐学院副教授刘小龙,关于贝多芬和他的音乐人生,问我吧!

贝多芬有那么多曲子,为什么《献给爱丽丝》成为最通俗流行的一首?

31

这首小曲包含很多19世纪大众崇尚的音乐特征。短小、悦耳、简单、平淡、易学等等, 都成了它能够迅速普及的重要条件。

原话题:我是中央音乐学院副教授刘小龙,关于贝多芬和他的音乐人生,问我吧!

老师好,有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就是,我们这种普通人,这种没有接触过任何器乐指导,看不懂五线谱的人,是否有可能欣赏贝多芬的古典音乐,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听?如果不行的话,我们应该加强哪方便的训练?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应该听些什么?

30

您好。这是一个具有普遍性的问题。首先,一个人能够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和个人的希望有关。比如,我希望了解古典音乐,那么你需要的就是启动它。第二,不要担心自己的现有程度和水平。因为,这不是阻断您做希望的事的障碍。如果希望了解贝多芬和他的音乐,您可以从听比较有名的作品开始。不需要考虑那么多前提和要求,先来听。第三,古典音乐的复杂性和技术难度的确会对欣赏它带来挑战。然而,听音乐或当观众是最重要的起步。陌生的音响和作品从来使人产生排斥心理,然而,您可以将其当作背景音响,不必那么专心。先放出来,然后不当回事地“泡”里面,两三天后,您再听,就会发现熟悉了很多。这是一个原则,从生疏到熟悉,就是这样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这样以后,你就容易接受它了。第四,增加听音乐的时间,减少看手机的时间。这个对于今天的我们会比较有益。这就是一种自我调整和约束的训练:动用自己的耳朵,而不是视觉观感。第五,可以了解一位人物一个作品的历史和常识,培养文化兴趣和记忆力。这个方面,同自己的兴趣相联系。如果希望听古典音乐,不妨找找这方面的闲书,或者在网络上查询。快捷而便利。第六,用半年到一年立个“小目标”。比如,听20首作品。有了这个量,如果感觉还可以,就可以进一步学习一下音乐常识和谱子了。第七,不要认为音乐知识有多大难度,相比很多科技话题和常识,音乐常识一般都比较容易理解和记忆。找一个比较清楚的朋友讲给您听,或者找晚辈帮忙,很快就能掌握。真没那么难。第八,不要担心所谓天赋、乐感和什么细胞之类的。很多属于误导。音乐是等着您的,而且不会催促和压迫。想听,那么就可以开始了。这扇门,一推就开。门后是个大世界。

原话题:我是复旦新闻学院教授潘霁,数字时代的网络文化究竟在玩什么,问我吧!

老师你好,我感觉现在互联网消费一直在改变我的方式,甚至感觉在绑架我,我自己一直不接受这种绑架,自己也在做反抗,例如我从来不使用美团,例如我依然带现金,例如拼多多因为老是搞免费拼单我拒绝下载。我想问老师我这样做是人格有问题么?还是我是守旧者?

27

当然不是有问题。这里面涉及几个问题:1-有意与数字技术保持距离,其实也是与技术的一种关系(零关系),并不代表你不受数字技术的影响。2-数字技术和消费文化的混合,尤其是资本的力量驱动下,确实具有巨大的裹挟力,个人自然可以选择抵抗;3-当然,除了抵抗,拒绝之外,也可以选择用一种非消费主义的方式拥抱数字技术)。

原话题:我是韩国庆熙大学法学博士万延娇,素媛案罪犯何以刑满出狱,问我吧!

万博士您好,如题所问,为何不化学阉割?要达到怎样的情节,才会判化学阉割?

27

本文标签: 澎湃,Paper,The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网站导航: | 关于思雅 | 公开课 | 资料库

  • 一对一辅导 | 思雅资质

  • 友情链接(欢迎业界知名网站交换链接)

    织梦模板   织梦主机   响应式织梦模板   建站素材   

    Copyright © 2005-2018 思雅教育 almawja.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