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部

《十万个为什么》传奇:国内唯一发行量超“毛选”

2020-05-04 11:36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182℃ 

一套总发行量超过1亿册的书再问“为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传奇:国内唯一发行量超“毛选”

 

《十万个为什么》传奇:国内唯一发行量超“毛选”

 

《十万个为什么》传奇:国内唯一发行量超“毛选”

 

《十万个为什么》不同版本的封面


  一套总发行量超过一亿册、国内唯一发行量超过《毛泽东选集》的书,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十万个为什么》,这套定位为儿童科普读物的书,50年六次改版,这让人好奇,50年前的孩子和50年后的孩子,问的问题有什么不同?

  身为大科学家的作者也在绞尽脑汁:孩子们到底想问什么问题?

  什么是好问题?什么是伪问题?为什么提不出好问题?网络时代,《十万个为什么》存在的价值是什么呢?

  地球是由哪几大板块构成的’,这样的问题,小孩子一看,就不想再看答案。”12月7日,在新版《十万个为什么》(以下简称“《十万》”)天文分册的北京作者研讨会上,科普作家卞毓麟强调,“把问题提得更好,这比答案更重要。”

  比如,“为什么舞蹈演员转圈时要把手脚伸开”这个问题,其实说的是物理学的一条普遍定律角动量守恒。“向日葵为什么会向着太阳”,如果改成“有的植物为什么会运动”,可能更符合今天对植物的认识。不过,提个好的天文问题就难了,“天文知识不接地气,提个好问题确实很难。”果壳网作者虞骏说。

  在北京的研讨会上,《十万》编辑卢昱手里捏着两三百个整理过的天文类问题,供天文分册的作者筛选。

  研讨会上,一边是白发苍苍的科学家,一边是身怀“让科学流行起来”理念的科学松鼠会的“80后”们,这样一个有趣的作者团队,体现了新版《十万》严肃加趣味的思路。

  凭借《十万》50年来树立的品牌影响,此次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时隔10年后第六次修订《十万》,最终邀请到100余名院士和50多名科学松鼠会成员加入编写团队。

  将学院派与时尚派统一起来并非易事,有些科学家写起科普依然像教科书一样一板一眼,而年轻作者的文章又随意了些,最近几次碰头,他们一致提出,问题比答案重要,不能不接地气。

  为了接地气,从今年5月份起,上海少儿出版社从中小学生那里征集到了3万多个问题,抛开重复的、不合适的,再加上从市面上上百种“为什么”类科普书中淘到的问题,最后汇总了1.5万个问题。

  “我们就是想知道,孩子们到底想问什么样的问题。”上海少儿出版社副总编辑洪星范说。

  

 

  为什么小孩子能提出好问题

  “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人是不是猴子变的?现在猴子还能变成人吗?”

  “冰棍为什么会冒白烟?”

  这几个问题,是老版《十万》编纂时征集到的经典问题。自1961年上海少儿出版社首次出版至今,《十万》诞生了5个版本,共发行1000多万套,累计超过1亿册,积攒了大量科学问题。

  但在第六版问题征集中,孩子问的却是:“为什么电脑键盘的26个字母是打乱的”、“为什么牛奶里要加三聚氰胺”、“为什么要给猪喂瘦肉精”,而“2012年真的是世界末日吗”这个问题,居然有几百个孩子在问。至于“我能穿越回清朝吗”这样的问题,也只有在穿越剧大热的今天能问出来。

  洪星范自己常被7岁的女儿问倒。在听说万有引力后,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问爸爸:“为什么我们之间没有万有引力,可以粘在一起?”洪星范赶紧解释,说有,但引力太小。女儿接着又问:“为什么会有万有引力?”这个终极问题,一下把洪星范问倒了。

  洪星范发现,小孩子能提出很多天真烂漫的问题,而越是高年级学生,反倒是丧失了提问的能力。比如,很多中学生问了不少程式化问题,像“怎么杀毒”、“怎么发电子邮件”,而主编建筑与交通分册的郑时龄院士在大学课堂上居然没有征到一个可用的问题。

  中科院院士刘嘉麒主编地球分册,他觉得问不出好问题,在于思维没有创新,“就像十万个为什么,祖祖辈辈往下整,是在炒冷饭。”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网站导航: | 关于思雅 | 公开课

  • 在线班课 | 一对一辅导 | 思雅资质

  • 友情链接(欢迎业界知名网站交换链接)

    织梦模板   织梦主机   响应式织梦模板   建站素材   

    Copyright © 2005-2018 思雅教育 almawja.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