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部

半月谈丨数百万大学生“不学而过”,“付费刷课”冲击高校在线教育

2021-07-30 00:59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169℃ 

数百万大学生“不学而过”,“付费刷课”冲击高校在线教育

半月谈记者 李铮 王莹 张逸飞

当前,我国的慕课数量和应用规模位居世界第一,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慕课更是成为高校教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需要注意的是,网课一派繁荣的背后,十几元甚至几元钱即可购买“代学网课、代考试”一条龙服务,已在部分高校成为公开的秘密。

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侦破全国首例“付费刷课”案件,据此案打掉的“97学习网”“娜娜”等刷课平台统计显示,购买刷课服务的大学生遍布全国。“付费刷课”不仅严重破坏了网课教学的网络安全,更对高等教育质量和学生价值观造成严重冲击。

花四五元秒过一科

2020年5月到12月,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按上级公安机关部署,以非法控制计算机系统罪,抓获了“97学习网”“娜娜”“课易通”等5家刷课平台犯罪嫌疑人57人。刷课平台数据显示,仅2019至2020年,全国范围购买刷课服务的学生超过790万人,刷课数量超过7900万科次。此外,初步统计5个刷课平台的下线各级代理人数已超10万,而且绝大多数也是在校大学生。

犯罪嫌疑人、某大学学生王某说,2019年初,我在网上找到“97学习网”平台开始刷课。充值、输入账号密码、选择要刷的课,1秒钟就显示“学习完成”,这样刷一科四五元钱。在线的期中、期末考试也可以刷过,但一科要一两百元。

半月谈丨数百万大学生“不学而过”,“付费刷课”冲击高校在线教育


警方在刷课犯罪嫌疑人住处查获大量银行卡

犯罪嫌疑人、“97学习网”平台创建人于某松是一所知名大学软件系统设计研究生,他从2016年开始通过编写刷课程序牟利。于某松向公安机关交代,除了刷课,自己还建立题库的数据库,用来给学生答题;通过入侵老师账号给学生改分。据公安机关侦查,于某松仅2020年就牟利690余万元。

朝阳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支队长金合文介绍,此次打掉的5家刷课平台可以控制《超星》《智慧树》《中国大学慕课MOOC》等40余家主流慕课平台。他们使用黑客工具对正规线上慕课平台密钥数据包进行抓取并破解,刷课技术可以实现“刷课秒过”“考试改分”“提取试卷”“考试包过”等多项功能。

办案民警介绍,被刷课程主要集中在有学分的选修课,但已有向主要学科渗透的趋势。刷课学生虽主要是一般高校,但知名高校也有学生参与。

“付费刷课”近两年疯狂生长的重要原因是“层层代理制”。据半月谈记者了解,多数代理会一次性在平台上预存数千甚至数万元以求最低刷课成本,顶级代理拿到的单科刷课费用仅几毛钱,而学生购买的单科刷课服务费用则一般在5到10元,刷考试和改分的价格一般在200元上下。

荒废学业,助长投机取巧思想

中国慕课建设自2013年起步,目前相关平台上线慕课数量已增至3.2万门,学习人数达4.9亿人次,在校生获得慕课学分1.4亿人次。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慕课助力高校应对居家学习常态,同时为建设全民终身学习的高质量教育体系积累了宝贵经验,正在成为推动高等教育变革的重要引擎。

但与此同时,由于缺乏约束和自制力,再加之法制意识薄弱、受利益驱动等原因,以付费刷课牟利的灰色产业链也逐渐形成,特别是疫情期间,刷课订单出现井喷式增长,“刷课”产业如病毒一样迅速蔓延,发展速度之快让那些开发刷课程序的始作俑者都始料未及。

半月谈丨数百万大学生“不学而过”,“付费刷课”冲击高校在线教育


“付费刷课”产业链受众人群之多,覆盖范围之广,暴露了在线教育平台的巨大漏洞。据介绍,此次打掉的5家刷课平台几乎可以覆盖全国所有高校的网课。甚至包括用来给学生计步的校园运动平台也可以代刷,并且已经扩大到《国开在线》等再教育平台的网课。

目前,线上线下教学融合是发展大趋势,辽宁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所长王少媛说,“付费刷课”隐蔽性高,老师很难发现,极大影响了网络教学的公信力。

犯罪嫌疑人王某涣2016年创建的“娜娜云”平台可以刷课、改分,自动答题,提取试卷。他向公安机关交代,“超星、中国大学、智慧树等20多个平台我都可以刷课。这些平台签约的学校大概有两万多所,有些学校刷课的学生大概能占10%~20%。”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网站导航:

  • 公开课 | 资料库 | 在线班课 | 一对一辅导 | 思雅资质

  • 友情链接(欢迎业界知名网站交换链接)

    织梦模板   织梦主机   响应式织梦模板   建站素材   

    Copyright © 2005-2018 思雅教育 almawja.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