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顶部

在线教育风口急停

2021-07-27 11:37 出处:网络整理  人气:99℃ 

  暑期一直是K12(幼儿园到12年级即高中)教培行业竞争的重要时点。“神兽”们有寒暑假,但绝大多数家长没有。因此,寒暑期的课外辅导班是很多家庭的刚需。

  K12阶段的课外培训原本应该是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怎么就变成了资本眼中的“好生意”?在线教育原本应该是推动教育公平的全新手段,怎么就变成了吸金的产业风口?

  被资本迅速催大的在线教育,

  烧钱惨烈直逼移动支付和共享出行

  支付宝VS微信、滴滴VS快的和Uber、摩拜VS ofo……和这些移动互联网历史上的著名烧钱补贴大战相比,在线教育行业的争斗似乎更刺激,因为是多方混战。

  “我们这是排位赛,资本只会选择头部,所以拼死也要向前冲。”从BAT跳槽到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Alan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Alan坦言,离开互联网大厂到创业公司,是因为看好在线教育这个行业的前景。

  “互联网大厂薪资还是比较高的,一般的传统企业和创业公司接不住,但在线教育属于资本特别看好的领域,所以弹药充足,挖人给的钱很有竞争力。而且还可以搏个上市,说不定就财富自由了。”他说。

  除了布满大街小巷、地铁公交车站和大厦电梯间的线下广告,在线教育公司也是近年来热门综艺和影视剧的“大金主”,堪称“花式霸屏”。

  在线教育公司对用户也很是“大方”:15节在线体验课1元领、10节外教1对1在线课程只要9块9……在“宇宙补习班中心”海淀黄庄或者金源燕莎等校外培训班比较集中的商圈,一位带着孩子的妈妈会迅速被地推们团团包围,游说她用手机扫码注册,就可以领到一大堆礼物:益智玩具、行李箱、参考资料、文具、笔记本、书包……

  火药味儿最为浓烈的当数“暑期档”。高途(原“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曾在去年9月的财报电话会上透露,仅头部的10家在线教育机构2020年暑期(7—8月)的广告投量就超过100亿元人民币。而据36氪等媒体的不完全统计,2019年的“暑期战”时,在线教育投放的广告还在30亿~40亿元。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曾在2020年底直言:“截至目前,我还不认为在线教育是一个可以跑通的商业模式,现在这么兴旺,都是靠资本输血。”

  来自前瞻产业研究院和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融资笔数为111起,同比减少27.9%;但融资规模却高达539.3亿元,同比增长267.37%,超过2016年至2019年4年间的融资总和。

  而市场调研机构Fastdata的数据显示,在最热门的K12赛道,2020年的总融资额超过500亿元,这个数字是过去10年的融资总和。

  在资本的助力之下,在线教育机构们开启了疯狂的砸钱换流量、换用户、换市场模式。一个连俞敏洪都不能理解的数据出现了:2020年全年,资本向在线教育领域输入了近150亿美元,但在线教育行业总营收只有几百亿元人民币。

  那么,资本为什么爱上了教育?

  最重要的“逻辑原点”是教育培训行业有“中产刚需”的属性,营收和用户规模增速动辄高达200%~400%,超高的利润率也相当诱人。如学而思、新东方、51talk、流利说等已经完成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的财报显示,毛利率可以达到50%~80%,这远超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

  来自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3.42亿,占网民整体的34.6%。而4年前的2016年12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只有1.38亿。

  最受资本青睐的K12赛道,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4年间,产业规模已经从2016年的196.7亿元猛增到2020年的884.3亿元。

  增速快、利润高、用户黏性高、产品服务有刚需……怎能不招资本喜爱?尤其是疫情防控在一定程度上对在线教育“旺火添柴”,头部企业的市值和估值一度火箭式飙升,直到监管重拳的到来。

  “教育性越来越弱,资本性越来越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中国经济周刊》如是评价当下在线教育的发展现状。

  “在过度的资本压力下,一些在线教育机构即便原来做得不错,也会在自己与其他相同类型的机构竞争中放弃原则,将以人为本渐渐让位于资本逐利,最终走上不归路。”储朝晖表示。

  PUA式卖课:

  不报辅导班不配做父母?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网站导航:

  • 公开课 | 资料库 | 在线班课 | 一对一辅导 | 思雅资质

  • 友情链接(欢迎业界知名网站交换链接)

    织梦模板   织梦主机   响应式织梦模板   建站素材   

    Copyright © 2005-2018 思雅教育 almawja.com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